<<  < 2013 - >  >>
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 31




一、微信传情

邝键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围着茶几转了一圈又一圈,嘴里不停地念叨着:“她想我了,她想我了······”而做这一切的时候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手中的手机。过了一会儿又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,头靠在沙发的后背上,两眼望着天花板,两手很自然的摊放在沙发上,手机紧紧地握在右手上,嘴里嚷着:“不可能,不可能。”片刻,又一骨碌坐起来,拿起手机瞪着大眼睛仔仔细细地看起来,只见微信上写着:我好想你。许久许久,邝键终于抬起了头,眼睛望向窗外,喃喃自语道:“这是真的吗?”五年了,彼此没有联系已经五年了,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但自己始终没有忘记过她,难道她也和自己一样,不,不可能。“我不爱你,我爱的是他。”这句话再一次在邝键的耳边响起,邝键痛苦地用两只手抱住脑袋脸贴在腿上,轻轻地说着,仿佛也是在问自己:“ 为什么?为什么?”瞬间,他猛地坐起来,眼睛注视着手机屏幕一动不动足足有两分钟后,自言自语:“她碰到麻烦了?她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?我···想···你···了。不想了,立即打电话。”邝键毫不犹豫地拨通了电话,电话里响起了那首依旧熟悉的陈楚生的《我知道你离我不远》,邝键的心微微一颤,五年了,歌依旧,一句“我好想你”是想告诉我情依旧?这时电话那头传来一句微弱的话语:“喂,你好。请问你是哪位?”邝键激动地连连点头,并说着:“我好,我好。我很好。我是邝键呀。你呢?你好吗?”电话那头依旧是轻轻的一句:“我很好。之后便是长时间的沉默,很静很静,仿佛能听见彼此的喘息声,一会儿终于听到对方说了一句:“还有事吗?没事我挂了。”“等等!”邝键迫不及待地叫起来,又觉得不合时宜,马上调低了音量:“你现在在干吗?”对方长舒了一口气:“今天过节嘛,几个同事一起吃个饭,热闹热闹。没事吧,我挂了。”邝键不好意思再说什么,只能恋恋不舍地说了一句:“再见。”

放下手机,邝键嘴里念叨着:“今天过节?823日过什么节呢?”他越发纳闷起来,于是急忙跑到书房,冲到书桌前看见台历上23的下面印着两个红色的字:七夕。邝键一拍脑门,微微一笑,明白了,什么都明白了。五年了,自己等的不就是这一天吗?“我不爱你,我爱的是他。”这句话冷不防地从脑中冒出来把邝键吓了一跳,往事又一次历历在目:和小慧的认识缘于一次朋友的聚会,因互生好感,彼此留了电话。通过一段时间的交往后,感情连续升温,竟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。邝键一不做,二不休,带着女朋友就回家见父母了,父母见女孩比较清秀,又落落大方,甚是喜欢。忙前忙后,甚怕怠慢了姑娘。当得知姑娘是按摩师时,父母脸色变了,但碍于面子,还能断断续续地说一两句话,只是热情已减了大半。没想到的是当得知小慧是外地人时,父母两人摔门进了卧室,任凭邝键怎么叫就是不出来。第一次见面就这样不欢而散。后来经过邝键的软磨硬泡,父母总算勉强答应接受小慧,可当邝键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慧时,小慧竟提出分手,这是邝键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,因为就在前一天晚上两人还在一起憧憬着美好的未来,还在自信满满地相信父母迟早会接受小慧的。两人终于盼到了这一天,两人朝思暮想的一天终于来到了,小慧却提出分手?为什么?只仅仅过了一天,这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?邝键不知道,他也不想知道,他想知道的只是小慧为什么要分手?而小慧的一句“我不爱你,我爱的是他”更让邝键不可思议,这个他是谁?从来没听小慧说起过,而且通过两年的接触,邝键深信小慧也不是那种脚踏两只船的人。这个“他”难道是小慧杜撰出来的人物?当邝键说出自己的疑虑,并猜测小慧是逗着玩时,小慧一本正经地告诉邝键这个“他”是她的青梅竹马,下个月她就要嫁给“他”。这一切都是真的,请邝键原谅。邝键一怒之下只身来到深圳做起了服装生意。

现在一句“我好想你”又点起了邝键对小慧的深深思念之火,五年了,总是挥之不去,越想忘掉却是越忘不掉,这种相思之痛也许只有经历了才能深深地体会到,五年,反复的是两年交往的每一个细节,于是这些细节越来越清晰的印在脑海中,每一次的约会都成了一幅美好的画面深深地留在了记忆中。

邝键随机做出决定,明天就飞回温州,这次的机会一定要抓住,不论小慧发生了什么,不管父母的一再反对,他都义无反顾地接受她,和她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想到这,邝键轻松愉快地哼着小调走到浴室冲了个澡,然后躺到床上很快进入了甜蜜的梦乡。

 

yee14
发表评论:
浙江博客欢迎您!